總瀏覽量

2016年10月26日 星期三

《無國籍-我,和那些被國家遺忘的人們》(Statelessness)讀後心得。

書籍資訊:陳天璽,《無國籍-我,和那些被國家遺忘的人們》,2016,台北:八旗文化

圖片轉貼自網路,圖版權歸出版社。

母親的名字
闔上書的同時想到阿席斯.南地(Ashis Nandy)與台灣研究者丘延亮的對話。
阿席斯.南地:「過去在德國叫父國( fatherland ),其他地方叫母國( motherland ),像印度等地方,中國人對它是怎麼叫的呢?」
丘延亮:「已逝的父輩之國:祖國( land of the deaseased fathers ancestors land )。」
在書店看到第二次才買了這本書,而那最後決定我購買的原因有二。
首先是想到前幾天才跟室友一同去看《海的彼端》,本片描述日治時期一群台灣農工,前往距三百公里外沖繩八重山諸島打拼的故事。1972美國歸還沖繩列島的治權交付日本政府,隨後1978年台美斷交,因此在沖繩的台灣人因當時的國際氛圍,造成自己是台灣人還是日本人的疑惑。本名王玉花定居石垣島的玉木玉代阿嬤,與相關的台灣移民不僅受到日本人歧視,更因此無國籍政治難民的身份生活長達三十年。
再者我想到一平埔族群的部落格《沒有名字的人》中的文章以及網站中的介紹:「政權不斷的更替,平埔原住民族群逐漸被遺忘、被冠上了陌生的名字、被抹去了姓名,使族人逐漸隱沒在歷史與台灣社會的記憶之中。1980年代的原住民族運動,讓「山胞」或「高山族」的稱號在1994年正式走入歷史,但是到現在平埔族群,卻仍為了爭取原住民身分而持續抗爭。
或許是近年來關於「身份」、「認同」、「族群」等關鍵字在身旁徘徊閃現,加上《無國籍》的小標題「我,和那些被國家遺忘的人們」引起我的好奇,因此我決定拿起這本書前往櫃台結賬。
~~~

「國籍」為何?
「無國籍 意指不具有任何一個國籍的人士、不屬於任何一國的國民。」
而本書是從一位在日的「華僑」陳天璽的視角所書寫自身30餘年來無國籍身份所遭遇的經驗故事。
而當時會有這樣的身份認同的疑惑與不解,始於因戰爭隨著整體轉移及不斷穿越國界的人民。作者陳天璽的父母分別是出生於中國的黑龍江及湖南省,同因國民黨與共產黨的內部爭奪,而跟隨著國民黨遠離故鄉來到台灣的政治移民,來台後一直意識到自己「外省人」身份居所台灣的不識,在當時許多人選擇移民歐美、而作者的父親選擇前往日本留學,後作者的父親在幾年後選擇居留日本,後母親帶著孩子赴日,而作者是父母遷居日本的第八年後所誕生的。而這樣複雜的家族背景(父母從中國移民到台灣、哥哥姐姐在台灣出生暫居過一陣子,全家再遷移到日本後作者出生,居於日本橫濱的中華街),因此當作者小時候被詢問到「你的過鄉在哪裡」時,總是豪不猶豫的回答:「橫濱中華街」。
1972年日本宣布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在日的台籍華僑面臨了身分認同的問題。在日的台灣人究竟要以沒有邦交的「中華民國」身分住在日本比較好,還是將國籍改為有邦交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比較好?又或者,歸化入日本籍更好?而作者父親早年出生於「舊滿洲國」,後因為日本在「中國」的一連串事件對於日本有了難以忘卻的陰影。更因當時是出生地主世家,逢中國共產黨對於地主、資本的打壓,在意識形態上又有所差異,因此考慮數日後最後選擇成為「無國籍」。
「無國籍」的身份認同
聯合國難民主管機構統計目前無國籍身份約有1000萬到1500萬人,聯合國難民署(UNHCR)提到:「他們經常從出生到死亡都遭到排拒,法律身份一出生就被剝奪,一生當中,被拒於接受教育、衛生照護、婚姻和就業機會之外;即使死亡,連正式埋葬和取得死亡證明的尊嚴都沒有。」而上述的描述一如作者書中對於無國籍者研究的縮影。如書中提及的:「沖繩美軍基地的美亞人(Amerasian);Japanese - Filipino Child(日本菲律賓小孩)(簡稱:JFC)這問題的討論也出現在《海的彼端》試映片當中;目前居於汶萊卻無國籍的中國移工(居於汶萊中部城市拉比開採原油);史蒂芬·史匹柏拍攝的電影《航站情緣》滯留巴黎戴高樂機場十八年的納賽里(Mehran Karimi Nasseri);《安妮的日記》的作者安妮·法蘭克亦是無國籍者的代表,生前想要歸化於荷蘭,一直到死後依舊不能如願,關於此事多年後荷蘭司法部長特別提到『安妮·法蘭克補屬於單一國家,她是屬於全世界』,無論生前與死後均是無國籍者未知安妮所想何事?」
國籍是你的國家認同嗎?
借用書中所言為結:國籍乃家賦予個人之物,這並非與生俱來的,而是後天賦予用以證明國家與個人關係的一種文件。頭髮、瞳孔的顏色、膚色等,這些與生俱來的特徵並不容易改變;但是國家所賦予的國籍,會因為國家的變動而有所變化,或者因為移居、歸化等因素得以主動變更。有持有不只一個國家國籍的人,也有佈局任何國籍的無國籍者。
回到台灣我們的「認同」需要依靠「國籍」嗎?抑或我們該如何思考現存那些無國籍、無族群、沒有臉孔、沒有個人故事的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