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6年5月28日 星期六

2016.05.28【圖像與敘事 – 鴻鴻的秘密】(初稿)

0、關於
究竟我們透過一張畫面,可以去「讀」到什麼?或是說我們想要「讀」到什麼?


十個按鈕與鴻鴻的秘密

1、內部敘事
鴻鴻:這張畫主要在畫「闖關比賽」,畫面裡頭只有兩個關卡,分別是右下角的第一關(氣球飄移關)跟左上角的魔王關(溜滑梯拿鑰匙關)。
故事是這樣開始,有兩個20多歲的男生要去「闖關」,他們先從嘉義坐車到山上去到達「山上火車站」,然後過了山洞一直開,可以到第一個關卡那裡去,從那裡出發每一個人可以拿十顆氣球,但是有時間限制,時間到了你拿幾顆就算幾顆,但是最多只能拿十顆。
* 從圖像的「內部空間」上來思考,畫面中下方的軌道以及隧道是作為進入敘事事件的單一入口,而出發點(嘉義),作為一個所在點在畫面僅以單一的鐵軌作為聯繫,若說從平地稱山上是遙遠的「他處」遠方,那麼僅靠著狹窄火車山洞作為一個入口,更顯得這個內在世界的私密性,通過一陣黑暗與無所知來到彼岸,但有意思的是「山上火車站」是作為一通過點,而非停歇點,僅僅作為一通過儀式宣告抵達私密的內部。
左邊那個闖關的人已經拿好了十顆,右邊那位因為在車上換鞋子所以氣球來不及拿只有拿到一顆,所以他一出來40秒後就掉下去,掉下會被下面尖尖的東西刺傷。(但是鴻鴻有特別地強調,只會受傷不會「死掉」),只要一小時到了就會有人把他救走了。但是他就失去闖關比賽的資格。
過了這個關卡後會有人丟繩子把你拉起來,然後他會帶你到第二關卡的地方(右上角),請你坐溜滑梯從右上角直接溜往左下角。原本溜滑梯有兩個,但是因為一個人已經闖關失敗了(第一關氣球關)因此那個溜滑梯就封起來沒有用,只用我們看到的右邊的部分。

* 如果進一步過度的聯想我會將那位因為在車上換鞋子所以來不及拿氣球的人物,跟敘述者鴻鴻疊影在一起。或許可以理解為這是經驗的再現成為故事的一環,但是需要進一步得去解讀的是作為闖關者一出來後40秒便會掉下去,然後被下面尖尖的東西刺傷,但是這裡一再強調不會「死亡」。我寧願將這樣的行為視為接受無奈的懲罰,但再來鴻鴻對於懲罰、或是負面的體感經驗給予一段時間的限制(一小時候便會有人來救他),時間過了便會脫離情境。可否重兩個對立的方面來講讀,一為鴻鴻對於懲處負面體感的想望,希企從經驗中掙脫。另則是他只能樂觀的想望有時間限制的懲處。另外關於「被動」在內在世界作為闖關的移動方式,甚至是「過關的決定」或是「脫離情境的方式」都是需要被動的藉由他者丟繩子將其拉起來。但另個角度想,無論是氣球或是溜滑梯都是較接近小孩幻想世界的移動方式,而這恰恰對比現實世界英雄劇情般的爆破奔跑。
旁邊的人是馬戲團的人,因為他們過陣子要表演了,所以他們在訓練。
第一個人在「拉板」(用繩子拉著板子),下面有一個人站在板子上,另外一隻手拿著木板上面也是站了一個人,下面的表演者用一隻手拉著板子,接著兩條繩子下面有一個人站在兩顆球當輪子的車上,旁邊站著一頭大象,那是一隻小小的象大約跟我們的人一樣大,他會踩上面的球因此另外的球也會轉,然後車子會前後移動。上面全部都是一個連續的裝置,全部都是在空中。
我們溜滑梯繼續從上面往下滑,過程你會看到中間有一個「陷阱」,那是一個「帶子」如果壓到的話,它就會把人彈到剛開始的地方,然後重新再來一次,你可以用趴著的方式閃過;你也可以選擇藉由快速下滑動的方式衝破,穿越「陷阱」之後,我們會來到一個黑黑的「隧道」裡頭暗暗的,有蜘蛛網、死掉的蜘蛛、壁虎、蟑螂、各種噁心的小蟲,然後下一個也是黑黑的隧道,但是它有一個「噴水裝置」會把你的衣服用濕(鴻鴻是解釋,因為外面很熱,所以第二個隧道要噴水),如果他一直溜的話他就會闖關失敗了,你滑到跟出口相接的地方那裡,斜度的關係你的速度會變慢,然後那裡站著一位「隱形人」,他會提示你要往哪邊走,但是他會講的很小聲,你要注意聽才聽得到。但是你沒有聽見或是不想理他就可以一直往前滑,但是你會因為這樣「闖關失敗」。
* 我一直對於這個小聲說話的「隱形人」非常感興趣,「他會提示你要往哪邊走,但是他會講的很小聲,你要注意聽才聽得到。」我在想是否可以將隱形人視為現實世界的評判者(如:家長、老師等),總是不想要被處罰,但面對被念時,總會覺得奇怪我真的沒有聽見那微弱的聲音、甚至我沒有看到你的身影,於是在現實情境當中便於通過了執法者的想像的「入口處」,持續的往前方移行。一如鴻鴻言:「但是你沒有聽見或是不想理他就可以一直往前滑,但是你會因為這樣「闖關失敗」。
如果你想要出去的話,那你就要想辦法停留在原地,然後仔細的聽他(隱形人)說話,他會帶你走出去。一開始你會沿著很平坦的石頭路走過去,地板的顏色是暗暗、黑黑的,跟柏油路很像的顏色。走了一段路之後會看到前面有十個按鈕。那些按鈕分別是。
第一個按鈕:提示在第幾行會有答案(第一或是第二)。
第二個按鈕:警告其中會有一個按鈕按下去會被電到(文字顯示在螢幕的)。
第三個按鈕:單純給我們按的,按了按鍵會發亮,但是發亮之外不會有其他的反應。
第四個按鈕:就是想剛剛說的「電」,按到就會電到,跟閃電一樣,電一下就沒了。
第五個按鈕:告訴你在哪裡跟哪裡之間會有答案。(提示用的)。
第六個按鈕:告訴你鑰匙在前面,要「認真」按。
第七個按鈕:提示你前面有雷射要閃過它。
第八個按鈕:出口的按鈕,按下去之後會把雷射關掉
第九個按鈕:是把鑰匙的門打開。
第十個按鈕:按一下,然後到鑰匙那裡你拿到鑰匙他就會發綠色光,代表闖關成功了。
就在你按了第八個按鈕之後,走廊的雷射光全部會消失不見,走道的盡頭是一把很大的鑰匙,拿到鑰匙之後就是闖關成功了,但是你要進去到金字塔。裡頭有一個很神祕的東西。是什麼東西鴻鴻堅持不能跟我講。後來在我多方面的追問之下(刪除了物件、人、寶藏等選項後,他說是跟「事情」有關的)。
* 我試想這複雜的十顆按鈕應可對應到,行為人的各種行為的後果說明,如在現實當中我們對於一件事情(這裡以取得「鑰匙」喻之),不同行為的後果預測,但倒是可以看到鴻鴻對於執法者(內部空間全知者的角色),的企盼是通過「提示」、「說明」來進行行動的後處置,甚至如涉及到「處罰」時,可以像是他描述的「第四個按鈕:按到就會電到,跟閃電一樣,電一下就沒了。」
3、圖畫自身
回到敘事之初,乍看這張畫,有幾個特徵,首先看到的是從右上角朝左下角移動的對角線構圖,在畫面的中心點位置小孩創建了兩個黑色的方塊,再來是畫面有四個明顯的三角形,但是需要特別提的是在過去構圖或是靜物的練習,我們常見的是把三角形底部放在下方,而這樣的習慣也可以在文字的結構當中發現,例如三個口(品)、三個日(晶)、三個金(鑫),常見會把比較長的單位放在下方。從構圖到文字追查其習慣的源頭,或許可以說是從人跟「重力」的互動經驗來的,過去的經驗如果拿到的物體明顯大小的兩個部分,我們會習慣把大的部分放在下頭,因為這樣放置物品會來的穩固,如果顛倒放的話,東西就容易倒了。
但是回頭看鴻鴻的構圖幾乎都是三角形的構圖,而構成這三角形的邊,恰好是他所說的兩個需要闖關的關卡,分別為第一關的氣球漂浮關,下方的夾子的造型,以及透過溜滑題跟另外第二個關卡所組成的兩邊,而顛倒位於上頭的另外一邊,則是幫助馬戲團人員懸置於半空中的鋼繩。
或許可以這解讀這幾個倒三角形,若說正放的三角形代表的是穩固的話,那這幾個三角形恰恰作為一種動態與不穩定的象徵,小心翼翼的馬戲團人員;一失敗、一尚在挑戰的氣球關卡、錯過隱形人便會錯過的第二個關卡入口。
回應鴻鴻的敘事圖畫中顯著可見的「正放的三角形」是作為藏匿秘密自身的金字塔,秘密必須被「安穩」、「小心翼翼」、「穩固」的藏著。因此穩固的正三角形並藉由「金」字塔的後天經驗再次的加「固」。
另外第二點是關於黑色塊(隧道),據他的描述是類似火車會經過「山洞一樣」但是它在每個山洞都設置了一些小機關,(感受有關)分別是恐懼的、溽濕的感受。而這樣的感受未知鴻鴻的經驗是如何,但痛苦是有時限的敘事在第一關的描述,有很多長長的刺會弄得我們很不舒服,但是一個小時後之就會有人把我們帶走了,他又再次地強調第一個關卡只會不舒服,不會死亡的。如果將那黑色塊看作是不舒服、痛苦、害怕等負面感受的話,鴻鴻希望 / 認為他們都是有其時限的,很快就會過去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